首页 > 外汇 >

踩在2017年的尾巴上,华立大学也想赴港IPO

时间:2020-02-26 19:14:50

作者:小编

  

  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继去年11月在长三角提供民办高等学历教育的新华教育集团公布其上市资料后,不少民办教育集团开始蠢蠢欲动。校企上市似乎已经不再是什么稀奇事,2017年12月28日,港交所又收到了来自珠三角中心广州的华立大学集团有限公司的上市资料。

  一年盈利2.3个亿

  可别小看现在今非昔比的高等学历教育,现在可是妥妥的吸金主力。华立大学是华南领先的民办教育集团,提供以应用科学为重点、实践为导向的正规高等教育课程和职业课程。华立大学集团中现有三所学校:华立学院、华立职业学院和华立技师学院,从本科到专科一应俱全。

  

  根据上市文件披露,2015-2017年间,华立总收益连年攀升,年度利润虽有所波动,但整体均稳定在2亿以上。收入不到6亿,利润居然有2.3亿?自然与民办教育的高毛利有关,华立的高毛利令人咋舌。从15年的50.5%一路增长至去年的58.4%,公司指主要是由于各学校的总学生人数增加令收益增加,另外2016/2017学年华立职业学院及华立技师学院招收的新生大部分主要专业的学费增加。

  

  是了,说到学校怎能不提学生和学费?截至2017年8月31日,三所学校在校学生加起来一共38788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在校人数计算,截至2016年底,华立在华南地区所有民办职业教育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一,在所有民办正规高等教育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三。

  据了解,华立学院于2001年4月成为广东工业大学的二级学院,以本二B类批次面向广大莘莘学子招生。在三所学校中学历等级最高的华立学院近年来的招生却呈现下降趋势。三所学校中,每年每名学生平均学费亦呈上升趋势,华立学院和华立技师学院的就读学生人数有所下降,而华立职业学院的就读人数却异军突起,并在2017/18学年赶超华立学院。

  教育行业的崛起

  上市文件中,华立披露所得款项将用于升级及扩充现有学校的学校设施及容量和为华立职业学院在云浮兴建新校区、收购现有学校、偿还银行贷款和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促成华立打包旗下三所学校来港IPO融资的除了高额的销售成本,日益增加的教职员开支,更大的因素会是从2015年度36.3%上升至2017年度90%的负债资产比率吗?

  华立大学集团创始人张智峰却是在无意间进入民办教育行业的,他于1985年10月从广东省技工学校的汽車漆工专业毕业。他曾在采访中提及:“上世纪80年代,当时我在办服装工厂时,深感技术车工的缺乏,于是就开班对员工进行培训。在这过程中,我深感这项培训正是业内众多人的急需,规模越办越大,于是便正式办了所培训学校,专门培训实用技术。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办学之路。可以说我在民办教育方面起步较早,是‘喝了头啖汤的人’。”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截至2016年底,广东有53所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包括中外合资学校),民办高等教育机构数量位居中国首位。广东民办高等教育机构的在校人数达64.37万人,占中国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在校总人数的10.2%。广东省虽是人口大省,但高等教育机构的招生名额并非根据人口分配,因而广东高等教育资源不足以满足庞大的人口需求,从而促生民办教育行业的广阔市场。若以招生人数计,截至2016年底华立旗下拥有华南最大的民办职业教育机构,共有24700名学生,所占市场份额约为3.7%。

  日前,广东省教育考试院公布2018年高考改革正式方案,其中有一项“合并本科录取批次”与华立息息相关。2018年起,广东省将原第一批本科、第二批本科两个招生录取批次合并为“本科批次”,设置本科和专科两个录取批次。批次调整合并后,本科和专科录取批次均设置一个平行志愿组,15个院校志愿数,即院校志愿数设A至O 批次15个,每所院校设6个专业志愿、1个是否服从专业调剂选项和1个不服从调剂专业志愿。

  教育改革的冲击

  这次广东教育政策改革中,本科录取批次的合并是否会对日益生源下滑的华立学院产生提振作用,是否对华立的治学体系产生了冲击?由于2018年是第一年实行改革,政策上和实操上可能会存在一些差距,对华立大学集团产生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还未可知。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华立业务取决于其维持或提高学校所收取学费水平的能力,而学费主要视乎对于教学课程的需求、营运成本、学校所迎合的地域市场、竞争对手收取的学费水平、为争取市场份额而制定的定价策略,以及中国及学校所在地区的一半经济状况而定。民办教育学费的提高亦会带来一部分生源流失的负面影响,在本科批次合并后广东所有本科同台竞技的激烈竞争中华立是否会通过调整学费来增加自己的筹码?这又是否会对华立接下来的营收产生不利影响?此外,招生人数是扩招还是缩小招生规模亦需要有关教育部门招生名额和学校容纳能力的限制,是否会给华立在2018年招生带来风险?IPO融资款项用于专科学院扩大云浮校区规模,又是否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的教育企业至少有6家,涵盖民办高校、继续教育、幼儿教育、课外辅导、海外留学。不得不承认,赴港上市的教育行业公司越来越多,商业化运营的教育性大学亦越来越多。踩在2017年的尾巴递交申请的华立大学,是否能够顺利过审成为2018年港市教育股中的“神秘力量”呢?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朱亦丹

  ■ 编辑|徐冰莹

【责任编辑:小编】
热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