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 >

吴婷对话作业盒子刘夜: 中产在为教育而焦虑吗? | 我有嘉宾

时间:2020-02-02 17:25:01

作者:小编

导读:

有一种讨论说, 教育就是中产焦虑的主战场,人们总要把自己奋斗而来的财富和阶层优势向下传递, 努力去消除阶层带来的不安全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竞相购买学区房,乐此不疲为孩子报各类校外辅导班和兴趣爱好班。

至少,作为教育行业的创业者,作业盒子的创始人刘夜坚信这种焦虑的存在。2014年,他以一个小学速算APP为切入点进入K12教育行业,4年间积累了号称3000万用户。教辅APP迅速成长,投资者与运营方在变现盈利的压力下各出奇招,逐渐触碰家长的心里底线与伦理红线。在本期与「我有嘉宾」出品人、嘉宾大学创办人吴婷对话的《我有嘉宾》节目中,刘夜称,目前教育仍是“富人的游戏”。他认为,互联网教育是打破教育资源不均衡与分配不公的最佳途径。

刘夜在上大学的时候是个富豪。在2001年互联网狂热高峰期,还没毕业的刘夜在宿舍里看了一篇如何搭建网站的文章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为大型企业搭建网站。没想到,抓住了互联网风口的刘夜,一个月就赚到了10万块钱,到大四的时候赚到了100万。

顺势而为,让刘夜大尝甜头。而后基于相同的方法论他开始做关于旅游、社交、点餐等十类项目,但幸运不会总环绕着他,因为方向、客观环境、时间等问题,刘夜里里外外折腾了七年,结果是没有最失败,只有更失败。

2014年堪称移动互联网的元年。彼时刘夜盯上了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两个项目,医疗和教育。他首先接触了医疗,但逐渐意识到医疗的供给是国家管控的,疾病治疗的最后一公里是用药和医疗器械,这些事情互联网公司都做不了。

随后,刘夜的目光开始转向教育。他发现,同样是中国人的刚需,但教育的门槛相对于医疗来说要低很多。并且在他看来,学区房10万一平米,名师讲课要600—1000元一小时,目前教育依然是富人的游戏。

“从孩子生下来开始上早教,到上小学,整个社会的中产焦虑就是教育焦虑。”刘夜在节目中说,而用科技的方式能够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并把教育的成本降到现在的十倍以下。

基于此,就有了2014年的某个下午,百度前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王克坐飞机把贾晓明带到刘夜面前,三个伙伴畅聊到天黑,决定创立作业盒子。

简单来说,作业盒子是为K12公立学校的师生提供学习题库以及作业管理方案的一款APP。学生可以在APP上做作业并利用里面的题库进行练习,老师则可以通过该APP为学生布置作业并进行批改。创新的商业模式使师生之间通过互联网思维建立起隔空的纽带。目前,作业盒子用户量超过4000万人群,覆盖全国70%的小学。

但为老师和学生带来便利性的同时,包括作业盒子在内的几家教辅APP却在今年遭受到了党媒的点名,称其内设的娱乐板块到底是学生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是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当吴婷在节目中把这些问题抛给刘夜时,刘夜几次先是做了否认。

连续两次的否认

吴婷:前不久就有中央媒体点名批评说,包括你们在内的一些教育软件游戏化过重。

刘夜:唯独没提到我们。

吴婷:但是有被点名的。

刘夜:作业盒子只是在极个别媒体中被提到了。其实深入所有分析,大家觉得越界有问题的是,教辅软件在学生端做了过度的诱导,然后绕过了很多家长。

吴婷:当时党媒所批评的点是,你到底是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

刘夜:批评的不是我们。

吴婷:他们说得这个点是指哪个产品设计?或者所指的这个“度”在哪?

刘夜:就是产品是游戏化还是游戏,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游戏化只是用游戏的元素来鼓励学生学习,理论上老师给学生下发个小红花、大家去做一个小小的排名、趣味性的一些即时反馈,它都是游戏化。

吴婷:其实他们批评的核心就是说各种充值、内购太多了,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批评?

刘夜:核心是诱导。跟充值内购没关系。商业化家长不反对,只是不要恶意的诱导。

吴婷:那在教育APP里面,怎么算是诱导?

刘夜:第一类是比如购买的东西跟实际不符;第二类是过度的刺激小孩,过度游戏化。

实际在教育APP乱象中,还包括了诱导学生进行游戏分值、电子宠物的比较,甚至含有涉黄游戏。那随着移动端学习已成为在线教育的新方式,家长和学生该如何选择?在节目中,刘夜给出了一个说法。

“你看到的就是答案”

吴婷其实教育APP可能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就是有了流量之后怎么样去变现。那在这个变现过程中,我觉得这些媒体所批评的可能就是变现的一些方式,你觉得这个底线在哪里?

刘夜:举个例子,在一个很著名的欧洲法庭判例中,当时对于什么是色情的界定非常模糊。因为界定松了,可能美国的电影就色情泛滥了。但界定严了,可能很多的艺术作品就不能去发行了。所以当时美国的大法官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就是当我看到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不是了。是不是绝大多数家长喜欢的,如果有人觉得不适,我们是能感受到的。

吴婷:那你希望政府划一道线出来给到你们吗?

刘夜:对,这事挺好的。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其实都是从无序到自律,然后到对这个行业进行规范。同时也说明这个行业本身也成为了一个大家关注的领域。

不可否认,刘夜所说的方法是一个导向,但这个行业的盲区仍然存在。文本上的纸质版的每本书和每本教辅材料是要经过目录审查的,审查不过去就进不到课本里。但是电子版的、网络版的、微信版的内容该如何做到规范性的审查,这可能是未来几年行业内的一个重要话题。

   
【责任编辑:小编】
热点
推荐文章